新金融搜索:
首页 > 财经 > 公司产业

宏利资产管理展望2019:不应对全球经济过分悲观

发布时间:2018-11-12

虽然眼下能够预见日本、新兴市场和欧洲等估值较美国低的不同地区股票回报将出现分歧。然而,2019年美股料仅取得中幅度单位数回报,因此在未来12个月倾向偏重日本、亚洲和新兴市场。固定收益方面,随着联储局在2019年加息,预期美国国库债券孳息将持续走高,将削弱所有政府债券表现,因此宏利资产管理建议维持偏低配置。预料2019年的美国十年期国库债券仍会取得偏低正总回报,但宏利资产管理不大看好其他已发展市场债市。

2019年展望:美国贸易政策、石油和利率

在2019年,美国有关对华贸易和伊朗石油的政策将是影响全球市场的最重要因素。美国总统特朗普已扬言在2019年1月1日上调上述税率至25%。虽然目前大部分投资者均认为税率势将上调,但由于市场不擅于反映这种二元事件,所以让人质疑市场价格是否受上述因素影响。假如最终并没有上调税率,无疑是对市场的发展有利的。

北京有可能应对美国征收2,000亿美元货品的关税而采取报复行动,若美国之后落实所发表的威胁,向额外2,670亿美元的华货征收关税,根据情景分析,局势可能会演变成经济师所模拟的「最差景况」,预期将从2019年起大幅削弱中美两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

关税的负面影响滞后,因此较有可能于2019年上半年浮现,而不是2018年第四季度,并且在2020年后才会完全呈现。根据前文的论述,美国联储局似乎应会从中至长期的观点看待贸易,即认为贸易冲突对削弱经济增长的影响大于推高通胀。总而言之,上述情况将意味往后一段时间利率可能下跌(而非上升)。

投资者认为两国利益有潜在受损的风险,股市也有可能显着下滑。有鉴于此,宏利资产管理认为中美政府仍将致力避免关税从目前的水平再度升级:从经济和政治的角度来看,关税措施令两国付出太大代价。

宏利资产管理相信两国仍可能达成某种协议。令宏利资产管理备受鼓舞的是,中国政府正商讨两国元首在11月底会面时的具体谈话内容。


石油生产和油价问题

在2018年第四季,石油是另一项引起股票投资者忧虑的美国政策主导宏观因素。宏利资产管理认为市场已完全适应布兰特原油处于每桶80美元的水平,但不希望看到油价升至每桶90美元或100美元。目前迹象反映情况并不乐观。在9月份,国际能源组织发表报告,连续第三个月向上修订全球石油需求的预估。与此同时,印度四大石油买家要求11月停止伊朗原油付运,显示他们有意遵守美国的严厉制裁。虽然印度的石油进口不会减至零,但减幅应相当庞大。在11月前,伊朗原油可能总计每日减少150万桶(对比5月的水平),将使伊朗石油出口量减至约每日90万桶,是相当显着的减产。

石油输出国组织的联合市场监察委员会在9月份的检讨报告中,仅决定采取「观望」态度,而不是增加生产上限。目前全球增长的最大寄望是沙特阿拉伯从库存中拨出石油供应,以限制/避免油价升穿每桶100美元。沙特无意使油价持续急升至每桶100美元或以上,因长远而言这可能会鼓励全球在勘探及生产方面增加投资,最终令油价大幅回落。

美国国库债券孳息:2019年债券前景转佳

另一项影响2019年全球股市走势的重要因素是美国国库债券市场的前景,特别是债券孳息可上升至什么程度。宏利资产管理仍然相信,美国国库债券孳息升势暂缓后,将会整固和消化近期升幅,然后逐步反复上升,在年底前升至3.5%的水平。联储局在今年将再加息25个基点,并在明年加息75个基点,逐步推高短债孳息。

基于上述因素,预期债券孳息将持续走平,但重要的是,孳息曲线不会倒挂(也意味不会出现经济衰退)。潜在固定收益回报将维持温和,部分资产更是不吸引(如欧洲政府债券)。然而,债券投资者可在2019年上半年前开始舒一口气,因为宏利资产管理相信届时美国将完成大部分加息,对金融市场(甚至经济)的影响也将消退。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预期联邦基金利率的长期水平将为3.4%,低于历史平均水平,但符合长期通胀2.1%的预期。因此,各年期孳息可能与高位相距不远,但今年12月前可能出现最后一次升势。

对投资者而言,对固定收益具挑战性的市场环境可能会在2019年出现一定缓和,特别是如果美国2019年上半年的高频数据开始显示增长动力减弱。整体而言,联储局尚未结束加息周期,但债券应会提前作出调整,在当局完成收紧政策前到达转折点,因此美债在2019年的前景将会转好。

宏利资产管理相信联储局在2018年将加息四次。因此,完全能预期今年12月再加息一次,使联邦基金利率区间上限升至2.50%,与联储局「位图」预测一致。当局应不会停止渐进加息的政策,因为位图预测的中间值显示当局将在2019年加息三次,然后在2020年加息一次。

重要的是,宏利资产管理认为联储局逐步收紧政策不会

来源:
作者:
推荐图文